菌々湯

别离—后续

(觉得还不错(你以为)就发上来除除草)(所以我到底是不是个画画的(-᷅_-᷄)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_(:ᗤ」ㄥ)_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姐姐到英国了, 那里现在是下午五点 。看到她发来的照片: 乡村的公路上,飞驰而过的宝蓝色卡车 ,接连着无尽碧蓝的天,低低厚厚的白 ,一朵一朵,在遥远的地平线上堆起, 和暗绿还反着油光的樟叶遥相呼应着 。


到了啊,她终于到了。经过了17个小时的飞行,包含三次转机的等待时间,她终于踏上了那片土地,那个展开她新生活的地方。既陌生又熟悉,既兴奋又胆怯,充满惊奇也充满未知。想到她敲打一字一句时是多么的快活,多么兴奋,先前的悲伤,不舍,孤寂感,像黎明...

别人的生贺给她画了维勇_(:ᗤ」ㄥ)_
平常一下就搞定了的 因为用新的平板超不顺手弄到三点
(等等我不是应考生吗为什么有时间画画Σ(°Д°;

刚喜欢上古典油画的时候临摹了一些👼@

9

只有草稿除除草┌(┌ 、ン、)┐

12

關於之前那幅「我們愛你」的配字
(因為是去比賽的要寫簡介( ¨̮ )要求一到兩百字但我覺得我可以寫超多

1

ㄧ如果我相信来生,我会更尽全力珍惜记住你的今生ㄧ

“如果你相信来生!”父亲两个食指交叠“爷爷现在十岁!”

十年了,爷爷走了十年了。

爷爷给我留下的印象不深,仅仅是几个片段的画面,像破碎在海面上的月光,晃漾在我的脑海,忽明忽暗,忽现忽隐。
我记得他躺在洁白的病床上,床沿牙黄色清冷的铁护栏上搭着五彩的软胶管,从高处坠降到病床,再延伸到爷爷贴满纱布的黝黑的手。父亲总是帮爷爷洗手,拿肥皂搓揉他的指缝,清洗他长长的指甲,但爷爷的手还是那样黑黑的,皮包着青筋,清晰的鼓起,布满了老人斑。是父亲总是洗不干净爷爷的手,还是那双手承载了太多洗不去的回忆?
爷爷是大陆退来的老兵,这辈子也没能回去看看。那时他躺在病床上,气息梗塞在喉头,他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对我母亲...

1

ㄧ我們愛你ㄧ

6

C I G A R E T T E

2

(想起自己有一盒96色的蜡笔  除了蠟筆味道不好聞 話起來還是挺爽的)
什么时候我们对美的定义改变了 比起叮叮当当的首饰还有不健康的竹竿腿 从内而外的自信 善良等等 才更吸引人吧

2

我绝对是七夕的一股清流了( ¨̮ )
因为这个河图不知道跟七夕有个毛毛关系

然后今天被一个有女朋友的人说 其实一个人过七夕也挺好的
同学 你是想安慰我呢 还是想分手了呢( ¨̮ )

4
 
1 / 3

© 菌々湯 | Powered by LOFTER